商业,科技创新>

一直在洗牌,还未出现赢家 无人货架进入生死倒计时

2019-01-09 15:12:25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,632

图片来自CNSPHOTO

2018年的无人货架不再算是新事物,尽管资本市场极力追捧,数据积极看好,但其盈利模式的脆弱性还是引来众多质疑,低技术门槛、用户行为不可控、物流供应链保证难,货损成本不断挤压利润空间,自去年年中,无人货架风口转凉的预言就被不断提及。

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,仍有企业进军无人货架领域,甚至是如阿里、顺丰、苏宁这样的巨头。但回顾2018年,更多的无人货架企业是在艰难维系,表面上,创业者们用“合理业务调整”尽力维护着行业尊严,而实际上,行业裁员、并购、倒闭的动作不断,这无疑昭示了凛冬已至。

自今年年初起,无人货架品牌便像多米诺骨牌般相继倒下。据公开媒体报道:1月,传猩便利将裁去约60%的BD人员;5月,七只考拉停止货架业务;同月,传果小美融资遭搁浅,工资发不出,点位被收编;6月,传哈米倒闭10月,小闪科技申请破产清算……

剩下的这些玩家们,要么接受倒闭被并购;要么选择站队巨头,继续烧钱或转型。如今,无人货架行业日渐呈寡头趋势,它留给创业者的时间和机会还多吗?

2016年10月,马云在阿里云栖大会上一提出“新零售”的概念,就迅速引发全民讨论。一时间,各种关于“新零售”的投资风口汹涌而来,其中以“无人货架”、“无人便利店”的热度最盛。

最开始,凭借通过“无人”降低成本的初衷、形式上的耳目一新以及商品供给渠道的下沉,引发了人们对新零售的无限期待。

但无人货架这种前期烧钱快,后期盈利难的新兴模式,如果没有巨大资金支持,是无法在运营成本高居不下的情况下,完成健康发展的。即便通过频繁的融资,也只是在烧钱、融资这个死循环上添加无谓的筹码。这也决定了无人货架并不是一般小公司就能玩得起的。

相比创业企业,电商巨头们不需要重新搭建资源网,成本投入无需过多,无论是投资、收购还是自己设点都在可控范围内。并且,这些公司背后还有成熟有保障的物流供应链支撑,这对于提升商品丰富度、配货补货速度,进而提升服务品质、提升用户体验都极具优势。在资本、运维能力的支持下,还可打破无人货架行业设点存在的地域性壁垒。

然而,巨头也有“失效”的时候,3月,猎豹移动旗下的豹便利被曝全面停止铺货,项目所有货架、设备和物品等全部出售折现,据报道,有猎豹内部人士透露,豹便利处于调整状态,主要原因为了和猎豹AI+机器人战略更加协同。

12月19日,京东到家Go也宣布停止运营开放式无人货架。京东到家方面表示,京东到家的无人货架项目此前也属于测试性,而现在整个行业都在收缩。

事实上,京东到家Go的退出并不让人意外,因为早在17日前后就有用户陆续反应京东到家Go开始了半价促销。对此京东到家相关负责人表示,京东到家进行业务调整,暂停货架项目,将重心聚焦到主营的到家业务和达达业务上。饿了么则表示,“饿了么与京东到家没有业务合作,相关传闻系谣言。”

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分析称,无人货架市场已呈红海趋势,京东到家在尝试后发现投入大盈利难,自然会选择断臂求生。“投入过大,盈利更是遥遥无期,于是回归理性,以免拖累财报和业绩,情有可原。”

从资本的宠儿沦落至此,不过一年光景。也许无人货架一开始将其场景聚焦在有限的办公室就是错误的,该场景的局限性注定其很难支撑起无人货架的运营并盈利,而随后激进的点位争夺战、经不起考验的人性、不成熟的商业模式、融资速度赶不上烧钱速度等问题的暴露,更是加速了这一行业的衰败。

面对行业满目疮痍的现状,无人货架也只好转变思路,让自己走的更远。譬如,果小美上线了“宝贝仓”业务,整体模式接近微商,而跟原来无人货架主营业务关联不大。猩便利获得蚂蚁金服投资后,持续深入零售业,推出了智能无人货柜 " 猩 +"。而便利品牌起家的便利蜂被传在其部分门店试水外卖业务。

如今,巨头已经亲自下场布局,无人货柜强敌林立。赛道上,玩家们还在继续奔跑,不知何时才会达到胜利的终点。然而,遇上这个凌冽的资本寒冬,这条路还很漫长。

(综合自:Bianews、时代财经)

责任编辑:贾欣然 除中国商报、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

澳门博彩娱乐平台